重慶鐵路公安處瀘州火車站派出所因為沒有上級主管單位而受到輿論的密切關註。多年來,部分民警一直就該所的境遇上下奔走呼籲,卻屢屢受挫,而今,日漸灰心的他們全都拒絕出現在記者的鏡頭裡。(11月26日《中國青年報》)
  如果一個孤寡鰥獨者,多年流落街頭無人認養,可以算一則新聞。然而,當一個掛著火車站公安牌子的派出所,居然成了長年沒有上級主管單位的“無主”派出所,成了面對違法案件卻無執法權的“紙老虎”,簡直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聞。不過,細細品讀事件始末,不難看出催生“無主”派出所的動力,源於目無法紀的人治思維。
  毋庸置疑,地方政府為了確保火車站安全秩序,主動籌組火車站治安派出所,就其為民所想的初衷與積極進取的工作態度來看,都值得肯定和稱贊。不過,沒有規矩難成方圓,雖然“無主”派出所”在地方政府撐腰下“光明正大”出生了,但這種權力凌駕於人事法規之上的先斬後奏,既超越了地方政府權限也違背了法定程序,即使人員編製能夠通過地方部門把關的審核關,卻難以逾越公安部統籌兼顧的審批認定關。這種只註重維護地方安全穩定利益,卻不尊重組建機構法定原則的做法,只會催生人員編製到位而機構不法定無執法權辦案的尷尬,也就註定了該派出所無人認領的命運。
  不難看出,無論是上報公安部被否決的第一方案,還是後來流產的“請求國鐵解決公安機構”的第二方案,地方政府都存有置法律規範不顧,一意孤行打擦邊球的行為,背後暴露出地方政府不尊重法律規範,不註重依法定程序辦事的濃厚人治思維。其實,由只吃空餉無所事事的“無主”派出所,所暴露出的人治思維並非個案,當下許多地方政府打著先行先試的改革旗號,熱衷於搞先上車後補票的好大喜功的政績工程,無疑都是種違背法治思維的人治思維,遺留下的都是些像“無主”派出所那樣的勞民傷財的“短命”、“爛尾”工程。
  可見,“無主”派出所是不尊重法治的人治思維下的蛋,是另類的政績“爛尾”工程。因此,要破解“無主”派出所的尷尬,必須打破人治的慣性思維,摒棄打擦邊球的僥幸之心,實事求是地依照法定程序去按部就班的辦事,讓民眾守法,政府必須先以身作則尊法。
  文/趙茂盛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無主”派出所也是種政績“爛尾”)
創作者介紹

Sealing

nq56nqlp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